這是一次期待很久的旅行,
如同長期作戰似的訂車訂房,
其中的艱辛唯有經歷過的旅人才懂。

由於出發前爬文發現今年展望台上的腳架卡位規則已改,
此行便沒帶腳架,
所以也不打算早早上展望台排隊,便隨性些吧!

在民宿休息了會兒,
瞧瞧時間差不多,
便往展望台出發,
此時村裡已全是來看點燈的人了,
大夥兒前仆後繼的向展望台前進。
 

 

村子裡配合點燈的布置,
夜晚也會有燈火的裝飾,
令人期待~

村內有名的和田家,
自然是點燈時的重點建築。

鏡頭隨意一覽,
便能框住一片風景。

但遙望展望台上的人頭攢動,
片刻不敢忘卻我們的目的,
腳步一刻不歇的邁步向前!

踏上前往展望台的小徑,準備赴一場美麗的約會。

一樹銀花燦爛,
冬天從來不是個蕭瑟的季節。

等不及到頂,
便探出頭從掩映的枝枒間尋找薑餅屋的身影。

月彎的山谷間,
一棟棟的薑餅屋  星羅棋布。

距離展望台所在的天守閣,
還得再走一彎,
瞧瞧四周枕戈待旦的氣勢,
便沒有執著的非上展望台不可,
尋了個位置站定,等待。

下午4:30才到山上,
能站在一個視野開閣、沒有樹枝攪局、
前方又只有一排腳架的位置,
隨興之下能有此結果,是應該要偷笑的。
唯一不明白的是:
今年使用腳架的規則到底是怎麼玩的呀?
腳架旁的這張告示只是個裝置藝術嗎???

在這些看不懂英文、又聽不懂中文,
加上也無任何活動人員來勸阻這些腳架之下,
我只好懷抱著解不開的疑惑繼續等待了。

隨著點燈的時間越近,
山上的人潮越是洶湧。

原先還有空間挪動轉身踏步,
不一會兒,後方已是層層疊疊。

第一盞燈亮起,
此起彼落的驚呼聲、快門聲響起,
心頭一陣激盪,
一直到剛剛都還在擔心,
雪勢會否變大?展望台上會不會什麼也看不清?

隨著暮色越深,
燈花一盞一盞的綻放,
快門更是怎麼也停不住!

鏡頭忙碌的拉遠又拉近,
停格之間,
莫忘初衷的  留些眼色去欣賞。

明明  就是一樣的景啊!
怎麼就瘋魔似的這樣著迷了呢?

須臾間,谷中霧氣升騰

然後雪花便翩然而至

這樣忘情的拍攝,
直至夜色如墨,
才稍稍的有些許的滿足,
該是下山進行新一輪的獵豔。

我沒有中樂透、刮刮樂的運氣,
但真覺得上天明白我的旅行魂,
默默的照看著我,
即便上山並不早,
也只站在第2排,
但我身前的腳架,直到我離開時仍是空著,
讓我能有毫無阻礙的視野!
主人應是沒能在點燈開始時「擠」回來吧!

下山後遇見的第一棟薑餅屋,
厚厚的雪是潔白甜美的糖霜。

倒映池心的場景,
永遠是必拍的畫面。

 

在冬雪的夜裡,
相偎相依。

來自世界各地,
縱不相識,
但今夜我們同在這個奇幻美妙的夢境裡。

聚光燈下  雪舞婆娑 ,
織就一場華麗的盛宴。

 想起了白居易的【問劉十九】:

綠蟻新醅酒,紅泥小火爐。
晚來天欲雪,能飲一杯無?

若能與好友在此間同酌,該是多麼愜意啊!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沒有刻意研究,
隨意的跟著感覺穿梭。

 

 

雲開月現,
沒有酒,
那麼,就飲一盅清涼的月光吧!

然後,深深沉醉在這點燈的雪鄉夜裡!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安妮塔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